当当控制权之争,岂止“家事”

原标题:当当控制权之争,岂止“家事”

  李国庆与俞渝这对创业夫妻的离婚大战已经够狗血了,没想到“庆俞年”第二部这么快就上演了,似乎槽点更多:李国庆“夺”了当当的公章,宣布夺权成功,当当管理人员报警。如今,当当到底谁说了算,成了一个谜。

  这一波波的操作看得吃瓜群众目瞪口呆。对于外界的质疑,李国庆4月27日在微博上回应,否认抢夺公章,只承认是接管,否认动用武力,现场四个大汉“其实是新董事、董秘和我早晚读书公司摄像、助理、行政、司机等”。

  互撕都是这个套路,你说你的我说我的,各捡有利的说,数落对方的不是。但是,李国庆把自己和俞渝围绕当当的纷争形容为“家事”,是不是过于轻描淡写,就值得说道说道了。

  支撑李国庆“家事”一说的是其占股比例,按照李国庆的说法,李国庆一家三口持有的股权共91.71%。当当曾经是一家上市企业,2016年9月宣布完成私有化。私有化后的当当,李国庆一家拥有绝对控股权,可这并不意味着那只有8%多的股份就无足轻重了,哪怕小股东只有1%的持股,他们的权利也应该得到尊重,不能成为“家事”的牺牲品。

  何况,当当还有员工,还有消费者,还有供货商,如果当当陷入混乱,谁来保证他们的利益?一件“家事”影响到一大群人的利益,有这样的家事吗?

  如此说来,李国庆想强化“家事”而淡化社会影响,恐怕是一厢情愿了。

  其实,不管家事还是公事,都得遵循法律。

  “抢夺公章”,直接宣布夺权成功?法律并不支持这样的因果关系,抢公章并不等于抢到了公司控制权。其实,想拥有控制权也不是没有办法,把离婚官司打下去,按照法律,把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清楚,把股权结构理顺,公司控制权归谁,看谁最后分到的股权多,清清楚楚,而不是一笔糊涂账。

  严格划定公与私的界线,对于企业来说非常重要。民营企业的成长过程,可以说是将“家事”渐渐变成“公事”的过程,越来越透明,越来越规范,要接受法律约束和社会监督,要兼顾社会责任。你得接受游戏规则,意气之争是不足取的,这恐怕也是一些家族企业需要经历的成长烦恼。

  而当当是否需要好好反思一下,为什么当年的电商第一股,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衡量企业成功与否的标准,不是创始人占有多少股份,捂得有多牢,而是企业做到多大多强。

  本报评论员

  高路